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中心  媒體/觀點

中國社會科學報 | 燕紅忠:近代中國的貨幣市場及其信用特點

時間:2019-11-18

2019年11月13日 07: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燕紅忠

金融市場是各種金融資產交易的場所,主要分為貨幣市場和資本市場。由于特定的貨幣制度和信用機制,近代中國的貨幣市場不僅包含現代經濟學意義上的短期信貸市場,還形成了不同于西方國家的匯兌市場和競爭性貨幣市場體系,為走出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奠定歷史基礎。區域性貨幣市場的形成貨幣是一種具有完全流動性的金融資產。貨幣和貨幣制度不僅構成了貨幣市場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發展的基礎,也是我們理解近代中國貨幣市場發展的主要出發點。不同于西方在近代早期逐步形成的金本位貨幣制度,中國自明中期以后,逐漸形成了銀錢并行的貨幣體系。中西方近代貨幣制度的不同,并非表面上的貴金屬黃金和白銀,而是源于背后的貨幣管理和信用創造機制的差異。在金本位貨幣制度框架下,硬幣鑄造完全由政府壟斷,并通過中央銀行制度進行貨幣發行和信用創造,以提供伸縮性的貨幣供給。而在中國,由于政府信用滲透和管理貨幣的激勵不足,白銀的貨幣供給與信用創造主要由民間機構主導。在晚清之前,政府幾乎沒有鑄造銀幣并大量發行信用紙幣。這種由民間商人掌控的貨幣和信用制度,一是使各地逐漸衍生出平砝和成色各異的銀兩標準。平砝種類繁多,作為納稅標準的有庫平、關平,但重量標準也因地而異。全國各種平砝的總數最多時達70余種,銀錠的種類則達上百種。二是發展出各類區域性的信用和記賬貨幣。一方面,這些信用貨幣由民間行會推動和管理,是民間信用擴張的一種重要方式;另一方面,這些區域性貨幣市場體系已經具備現代金融學中貨幣市場的各項職能,但運行和表現形式具有很強的歷史獨特性。三是逐漸形成在較大區域范圍內通行的虛銀兩制度。這種虛銀兩制度標準,不僅推動了各地錢業組織的洋厘市場、銀拆市場和申匯市場的形成和發展,還在早期過賬制度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出區域性的票據清算市場。不同于政府公共信用和中央銀行主導的信用擴張機制,由民間商人主導的貨幣和信用制度,一方面依賴于商人之間的長期交易,使其能夠彼此了解營業狀況和信用程度;另一方面依靠行會組織的自律實施,強調商人團體的共同利益和準則,但缺乏正式的實施機制和強制力??梢?這一制度在信用維持上具有自治性、熟識性和封閉性等特點,進而在近代中國逐步形成了由多種不同貨幣形態和信用層級構筑而成的分散化、區域性的貨幣市場體系。外匯市場與匯率機制的形成近代以來,西方各國主要使用黃金作為貨幣,而中國從明代中葉完成白銀貨幣化,并在東西方的貿易中逐步形成金銀兌換和套匯行為。19世紀初期,中國對外賠款和貿易都以金或與金價掛鉤的英匯來進行,從而產生了金銀兌換為基礎的外匯市場。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由于日本在華勢力的逐漸強大,金價由以倫敦電匯價格改為以日元匯價為依歸。從19世紀中期到一戰前被認為是金本位貨幣制度最為穩定的時期。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紛紛采用“封金”政策,禁止現金(黃金)自由流動,同時鑄造銀輔幣作為通貨補充。這不僅使金本位在世界范圍內向不兌現本位發展,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黃金的國際市場價格,使得金銀比價短期下跌(金跌銀漲)。到20世紀20年代,各國紛紛采取“金解禁”,重新允許黃金自由流動,導致金銀比價不斷上漲(金漲銀跌),由此引發中國在1919—1921年匯率異常震蕩,并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嚴重的匯率沖擊。隨后,1929年爆發的世界經濟大蕭條,使得英美等國相繼放棄金本位,由單一的金塊儲備轉向金銀復合儲備,世界市場上的白銀價格逐漸提高,影響了中國在大蕭條初期享受的低匯率利益。特別是美國調整了儲備比例,并通過白銀法案之后,世界市場上的白銀價格急劇上漲。由于白銀外流和銀根緊縮,1934年下半年中國的對外貿易總額下降16%,政府和實業債券下降10%,上海中心地價下降15%,工業證券下降7%,以關稅為代表的政府財政收支也面臨嚴重威脅。理論上來講,在金屬本位時代,金銀的實際價值決定了兩種所屬貨幣的實際匯率,而市場供求決定了名義匯率。長期來看,名義匯率會圍繞實際匯率進行波動。但在實際的經濟運行中,匯率的決定和變化機制非常復雜:一是隨著金銀生產率的不同、市場需求的不同,實際價值會不斷變化;二是從金屬儲備到金銀本位貨幣制度的不同設計和政策變化,也會對名義匯率和實際匯率產生沖擊。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在一戰后主要通過關稅政策、“封金”政策、調整黃金儲備方式及其與銀行券之間的比例,乃至部分放棄金本位到完全放棄金本位來實施其貨幣政策,以調整匯率、保護本國經濟。而中國由于缺乏統一的中央銀行制度及其分散的區域貨幣市場,只能被動地接受由世界市場決定的金銀比價及其匯率沖擊。部分學者認為,近代銀價的長期下跌趨勢有利于拉動中國的出口乃至經濟發展。但實際上,長期的金漲銀跌不利于進口(特別是生產資料進口成本增加),并通過國內存銀價值下降(財富效應)、物價上漲,導致消費需求下降,同時因外債鎊虧造成政府財政損失。并且,匯率的短期異常震蕩比長期的緩慢上升對經濟有更大的殺傷力,它不僅直接影響商品價格和貿易,還會通過信息、預期影響投資,進而對整體經濟帶來不利影響。競爭性貨幣市場體系的形成由于未能建立統一的本位貨幣制度和中央銀行制度發展的滯后,為應對貴金屬白銀貨幣供給的不足和現銀交易的不便,大宗商品交易和區域經濟發展不得不依賴各地商人團體或行會組織建立的關系網絡和信用體系,這是近代區域性貨幣市場發展和競爭性貨幣市場形成的制度基礎。至晚清時期,隨著外國金融資本的侵入、地方政治權力的增強和政府統一貨幣的努力,中國貨幣市場形成了由民間信用貨幣發行、外國銀行貨幣、各地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發行貨幣之間的競爭和博弈演變過程。流通中的貨幣類別包括銀錠、銀元、銀角、銅元、民間信用貨幣、各種政府和銀行紙鈔、外國紙鈔等。銀元既有晚清政府鑄造的龍洋,也有各種外國銀元;既有北洋政府和國民黨政府成立初期鑄造的新幣,也有地方軍閥鑄造的劣質銀幣。但相對銀角和銅元而言,銀元的種類還算有限,各地軍閥對銀角和銅元的濫鑄遠遠甚于銀元。外國銀行在華發行紙幣最早始于1870年左右,清末至1918年為流通最多且最廣的時期。中國銀行發行的紙幣以作為國家銀行的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最多,一些官商合辦的特種銀行、實力較強的商業銀行也擁有發行紙幣的特權。地方軍閥將所轄省銀行當作自己的“中央銀行”和財政支柱,增發紙幣,并在各自控制區域內流通。在近代中國競爭性貨幣體系中,各貨幣發行主體維持貨幣信用的方式往往是聲譽機制。聲譽機制有效控制了貨幣發行量,也確保了金融市場的相對穩定。這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競爭性貨幣市場的相對有效性,也體現了政府在市場競爭中統一貨幣、確立公共信用的艱難歷程。綜上所述,近代中國貨幣市場的發展過程,不僅體現了我國自身的歷史傳統和金融信用的運行機制,還構成了現代技術條件下貨幣信用創新的歷史基礎。對于我們認識和推進我國當前的金融體制改革、完善貨幣市場的運行機制、防范化解金融市場風險,同樣具有歷史鏡鑒意義。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近代中國金融市場發展與運行研究”(16ZDA133)階段性成果

(作者系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史學系常務副系主任、教授)

 


燕紅忠

現任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經濟史學會理事、近代史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

返回原圖
/

全民炸翻天